快捷搜索:

1991年贵阳教师集体性侵案始末:女生控诉遭33次强奸

  关于报案经过,钟玲后来在接受警方调查时称:“1991年6月1日,我们去杉坪郊游,回来的路上,蓬兴明在路上拦住我又一次的强奸我……晚上我回家拿牛角刀和圆规自杀,被我大伯发现了,他问我,我只是隐隐约约对他说了。到十七日中考完了,晚上我大伯又问这件事,我不得讲,他打了我几耳光,打了我几拳,我就把事情全部告诉了我伯伯和伯妈。”

  对于一些情节上的出入,钟玲的伯父钟亮对北青深一度记者解释:“在揭发被告时缺乏证据,钟玲顾虑重重,只得添上一些假情节”。记者翻查卷宗发现,钟亮对办案人员也承认有假情节。

“怀孕和吃药堕胎是个谜”

  27年过去了,蓬兴明仍感觉那件事像座山一样压在他身上。这件事,关系到包括蓬兴明在内6个老师的清白。

  

  事关清白,蓬兴明、陈书昌等人还在努力讨说法。2018年11月22日,两人的申诉代理律师分别向最高法院第五巡回法庭递交申诉材料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